位置: 钱柜娱乐777 中国 曲靖煤矿透水事故发生三四小时后救援力量才赶来

曲靖煤矿透水事故发生三四小时后救援力量才赶来

作者:骆喳 来源:本站原创 时间:2019-07-20

附近煤矿的工人来到事故现场增援 郎晓伟

  截至昨天下午5点,曲靖下海子煤矿透水事故中被困井下的22名矿工仍未被救出。在投入更多抽水设备后,井下水位下降的速度达到每30分钟2厘米,与上午9时相比,井下水位降低了0.32米。

  逃生矿工汤水龙昨天说,事故发生前,按规定必须带队下井的副矿长并未下井。而对于该矿可能存在延报事故的情况,官方昨天未做更多披露。

  救援

  抽排水量加大

  井下水位逐渐下降

  曲靖市人民政府秘书长、新闻发言人罗世雄介绍,到昨天下午,在原有救援队伍的基础上,增加了陆东煤矿、恩洪煤矿、后所煤矿3支专业救援队伍。国家煤监局从四川、贵州调集专业救援人员和大功率水泵等专业救援设备也已赶赴现场。

  截至17时,排水量达到每小时210立方米,井下水位每30分钟下降2厘米,从上午9时的1886.02米下降到下午16时的1885.7米,下降了0.32米。下午,四川的专业救援力量也赶到现场,开始架设两套每小时100立方米的抽水系统,预计抽水能力在原有基础上将提高1倍。

  三套方案并行

  加快排水

  新华社昨天报道,事故应急处置指挥部现场施救组组长、云南省煤监局局长邹立生介绍,现场排水救援已经采取三套方案并行,全力加快井下积水的抽排速度。

  邹立生告诉记者,三套方案包括加紧抽水、从地面钻井及向新井排水,其中第一套方案已经在实施中,“估计到晚上11点左右,抽水量能达到每小时450立方米。”

  从地面钻井的方案,正在研究实施细节。“现在钻机已经到位,问题是怎么打到那个点?”邹立生说,按照设计方案,要保证打到水就抽,以避免发生次生灾害。

  邹立生说:“最后一个方案是往新井排水。发生事故的矿井为老窑,在它旁边有两对新井。现在我们从那边打个口,争取新的出水口,估计9日早上8点可以出水。”

  300余警力

  投入救援

  事发后,300余民警及消防官兵在省、市、区公安机关的指挥带领下,第一时间集结并赶赴现场,全力投入道路保通、应急救援、安全保卫及秩序维护等相关工作。

  云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、副厅长董家禄率领相关部门人员奔赴现场,指导公安应急救援工作。曲靖市公安局交警、特警、治安、矿监、警令部、政治部、科信、属地派出所等相关部门300余民警及消防官兵赶赴现场,全力投入道路保通、应急救援、安全保卫及秩序维护等相关工作,并配合相关工作组,疏导家属情绪、进行安抚劝慰。

  讲述

  矿工下井作业 带班副矿长没有下井

  事故发生后,相关部门对外公布井下26人中4人成功升井,22人被困井下。对此说法,成功升井的矿工汤水龙并不认可:“带班副矿长是井下发现透水后打电话告知他,他才下来的。在途中遇到我们往外跑也跟着跑出来了,在矿工下井时他并没有下去。”汤水龙说,当晚井下共有25人,22人在2401作业面,他和殷稳平及殷稳平的二哥共3人在井下另外一处作业。

  逃生途中

  遇到赶往井下的副矿长

  “凌晨3点半的时候我听到井底有炮声,本等着开始接煤,但过了半个小时也没看到有煤运上来,给工友打电话也打不通,便赶紧跑下去看出了什么情况,跑了四五分钟就看见有水漫上来,目测淹了有十几米。”殷稳平说,随后他们打电话到井口值班室(绞车房)报告。

  “联系井口值班室后,我们3人撒腿往外跑。”汤水龙说,在逃跑过程中,殷家兄弟跑散了,其中一人从通风井跑出,他和另外一人顺着井底巷道跑到了井口,在途中遇到了带班副矿长。随后,3人一起跑了出来。

  汤水龙说,出了井口后,他和殷家兄弟直接冲往数百米外的煤矿新井,试图找老板告知井下情况,以便尽快救援。“敲门时,在睡觉的煤矿领导听见后起床了,然而直到早上天已经大亮了才有一辆矿山救援车赶来,当天直到下午才开始抽水。”

  “我们想,被困矿工会可能被水冲出来,并通过通风井、巷道逃出,于是3人跑到各口上查看,可一个都没出来。”汤水龙介绍,被困井下的22人中,有班长、电工、瓦斯员各一名。

  “有时候大家快收工了领导才下去”

  在罗平的汤水龙父亲汤压柱第一个接到事故消息,出井后的汤水龙在去新井的途中打电话回去说出事了。“我听着儿子声音颤抖意识到了问题,于是喊着另外几家人租车赶来。”汤压柱说,小儿子汤龙飞的妻子才生了孩子10天,以后都不知道怎么办。现在家人都不敢告知汤龙飞被困的事情,只是告知受伤在做手术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,“一旦出不来了,我们怎么和儿媳说。”汤压柱哽咽着。

  事发后汤水龙和殷家两兄弟一直在井下进行救援,昨天下午他来到地面稍作休息。时间过去了30多个小时仍没有被困人员消息,汤水龙非常焦急。“如果弟弟出了问题,我再也不接触煤矿了。”

  煤矿上多名矿工表示,矿领导带班下井的情况几乎很少,有时候大家快收工了领导才下去。根据相关规定,矿工下井作业需有矿领导带队下井。

  此外,矿工还反映,下海子煤矿发生事故的井下没有避难场所,有的采区仅有一个进口,通风得靠鼓风机,一旦发生透水事故,就像海底打开盖的瓶子,无法逃生。

  对此,事故调查部门表示,事故原因以及相关情况正在调查。

  事故发生后三四小时救援力量才赶来

  成功升井的矿工汤水龙和殷稳平提到,他们发现透水是在凌晨4点左右,随即报告了带班副矿长。“为何天大亮至少是七八点后才有救援力量赶来,这其中存在什么问题我们不知道。”

  曲靖市副市长张镭此前表示,事发时该矿井正在施工,目前尚不清楚是否存在违反安全生产规程的情况,但他表示该矿井可能存在延报的情况,“4点多发生的事故,直到7点50分才往区里汇报,市政府上午9点10分才接到事故报告。”目前,矿井的负责人已被带去协助调查。

  守候

  如果能生还再也不让孩子当矿工

  守候在煤矿的被困矿工家属仍在等待奇迹,罗平人汤光发的大儿子汤绍国和女婿周建武都被困在井下。坐在地上,63岁的他几次哭出声来 ,“如果没有希望,他们的孩子怎么办?”周吕江是周建武的侄儿,同村的还有顾应飞。

  汤光发在煤矿从事管理工作16年,干矿工30多年,对下海子煤矿一带有些了解。“这一带有老窑水,2月前几个堂兄弟约着要去煤矿下井工作,我还叫孩子们不要去,但还是去了。”汤光发说,儿子说干一段时间到栽种烤烟就不干了,可眼看就只有10多天就可以种烤烟了,儿子、女婿却被困住了。“如果还有希望,以后再也不让他们下到煤矿工作了。”

  原想大学毕业后父亲就不用下井了

  蒋国技在陕西上大学二年级,7日得知父亲蒋家书被困井下的消息后请假从学校往家赶,“一路上非常紧张希望早点到”。

  昨天凌晨4点乘飞机到昆明后,蒋国技乘车赶到现场,早上6点30分他和舅妈来到煤矿排水的地方试图了解救援情况。

  蒋国技的舅妈前天一大早接到通知后赶到煤矿,却没有看到亲人。“就想着能把水尽快抽干早点见到被困井下的亲人。”然而当她看到排水口淌出的两股并不大的水流时,心都凉了。

  蒋国技的父亲蒋家书今年51岁,已经从事煤矿工作20多年,一家人的开支全部靠他一人。蒋国技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两人都没上学了,就他一人上大学,为了供他上学,已经51岁的蒋家书仍坚持着下井作业。“原本想着我大学毕业就不用父亲到煤矿下井干活了,可现在……”

  经历了一天的痛苦等待,昨天早上一些家属来到井口,放声大哭。被困矿工广四国的母亲及家属再次出现,民警将其劝到休息区。家属介绍,30岁的广四国在井底作业,其父亲负责倒矿车斗,事发时其父亲在外面没事,他则被困井底。

  昨晚11点30分,事故现场下起小雨,如果降雨持续,将给救援带来更大的难度。

  22名被困者名单

  蒋家书 董文清 殷成刚 钱石建 刘小富 胡外宝

  顾应飞 高雄兵 陶克开 杨永生 张外生 殷东平

  周吕江 周建武 熊文开 汤绍国 汤龙飞 雷声六

  许志雄 广四国 杨小满 王来稳

  朱家吉(都市时报)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栏目导航